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日新 > 科学技术与经济发展 可证伪性
 

科学技术与经济发展 可证伪性

【论文时间: 2016-11-23 15:25
  科学的本质就是试错改错机制,不断地用逻辑与事实去检验学者提出的种种假说。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由什么因素决定?现代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认为是分工提高了科学技术,提升了生产效率,促进了经济发展,而分工深浅又由市场范围大小决定。
  根据科技史学家李约瑟的观察研究,中国在前现代社会无论在技术进步还是经济发展方面,均领先于欧洲,而到了现代社会却落后于欧洲。为什么会这样?
  前现代社会里,中国大部份时间内均是大一统国家,而且,土地等生产资料均界定到家庭。与欧洲小国林立,封建庄园经济制度下财产界定到庄园相比,中国古代的市场范围更大,交易更深更广,所以,分工更细更深,技术更先进,经济更发达。
  古代农业文明社会中,技术发明主要依靠农民与手工艺者的偶尔经验发现与积累。虽然面积相差不大,但由于气候、农作物品种差异,古代中国人口多于欧洲。人口众多不但代表市场广泛,而且,经验发现方面也具备优势,这又强化了古代中国技术与经济领先地位。
  只是到了现代社会,科学与技术发明变成以理论指导下的可控实验为主。现代科学与技术发明成了一种试错改错的机制,比如科学通过逻辑与事实的验证,以解释能力较强的理论替代解释能力较弱的理论。科学革命说到底是一种探索方式的革命,即由偶尔经验发现变成理论指导下的可控实验发明。
  正是因为实现了这种转化,欧洲才有了17世纪的科学革命,由于科学革命带来知识大爆炸,运用到技术上,才大大推动了技术积累与进步,才有了18世纪的工业革命,使得欧洲由农业文明演化到工商业文明。
  科学的本质就是上述试错改错机制,不断地用逻辑与事实去检验学者提出的种种假说。如果以科学哲学大师卡尔·波普尔提出的标准衡量,那么,科学的一个标准是要具备可证伪性,即科学假说或命题可用事实验证,有可能被事实否定或推翻。如果被事实证伪了,那么,科学家就可以探索更有解释力的假说与命题,正是通过这套机制不断验证、改错、提高、积累,人类的科学知识才能不断积累与增长。同样道理,技术也是在这种不断试错改错机制下提高的。
  反观中国,由于科举制度下,大批社会精英把时间与精力主要用于熟读"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学而优则仕,进入官场为官。于是,学习理论与可控实验的人数相对较少,科学积累,技术进步相对缓慢,分工水平较低,生产效率较低,经济发展缓慢,以至于1840年以来,与列强交战屡战屡败,受尽欺辱。
  这套科学发明体系同样适用于经济学,现实生活中的生产、分配、交换与消费等经济行为与现象,相当于自然科学中的实验现象。最近,中国经济学家圈内引发了以林毅夫与张维迎为代表的产权理论争论,我们同样可以从科学性质角度去观察与衡量。
  张维迎认为政府主要职能是界定和保护产权,企业家才是市场的灵魂,是经济增长的主力。这种产权保护假说看上去挺有道理,但它没有条件,没有具体的可供事实验证的理论含义,很难用事实进行验证,也没什么具体的解释力。比如面对上述李约瑟之谜,难道中国古代产权保护比较好,现代产权保护不好了?
  事实上,包括前苏联、中国等在内的许多国家面临的是一个传统制度转型与变迁到现代制度的现实与问题,而制度变迁是由制度绩效差异与制度变迁代价两个因素决定的,一种制度只有绩效较差,变化代价较低时才会转变。作为经济学者需要深入调查研究引起制度绩效与制度变迁代价变化的具体原因,提出可供验证的具体命题,这样才能在逻辑与事实上进行验证,不断改进假说,才能增加人们对制度运行与变化的科学知识,指导人们的实践活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